午夜星空-追忆山东蓝宝石

宝石猎手大未 彩色宝石网联合创始人,首席宝石学家

2017-08-23

0
0
5764
3
每个人的孩提时代都是一个童话,不管你来自城市或者农村,儿童时代是已经再也找不回来的人间天堂。儿时的活动范围很小,但在幼小的童心中却认为自己已经看遍了全世界,那一丘一壑,一草一木,一虫一雀就是大千世界的全部,等长大了真正去过很多地方以后,却再也没有孩童时代那种世界天大地阔的感觉,甚至回到儿时的故乡,也再找不到那种天地广阔任我驰骋的感觉,因为我们已经不是那个时代的我们。





笔直的白杨树直插天际,空气中弥漫着麦收的香味;苹果园旁的池塘中,青蛙在不知疲倦地聒噪;登上山岗,发现碧绿色的蝈蝈隐藏在甘薯深绿硕大的心形叶片下面几乎不见;小溪一路奔流,我们跳入清凉纯净的溪水嬉闹,岸边的垂柳随风婆娑,蝉的叫声也随柳条的坲动多了几分韵律。



位于村南侧的小溪一直是我的最爱,我着迷于那清冽的溪水,鲜活纯净,一路奔流。我曾经好奇地沿着溪水信步走向上游,蜿蜒的河道带领我在忽而垂柳夹岸忽而水草丰美的美景中向上游接近,走了大约十里地我不知该往何处,面前是三条分叉的更小的溪流汇入我们村南的这条小溪,我环顾四周,发现不远处四五里地的地方是起伏的山丘,那些山丘有的已经被采石人豁开山脊,裸露出很多平行的长条形岩壁,我心中踯躅于是折返回去,沿着原来越宽的下游河谷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乐园。





童年是如此的诗情画意,我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就如同人类祖先自然习得的采集收藏的本能一样,我对收集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小到五颜六色的植物种子,大到别人从山丘采石场拉回来废弃不用的条石(后来知道那是六棱形的玄武岩石柱)。有一次我在小溪岸边的浅滩用手捕捉小河虾,当我并拢双手,小河虾已经逃之夭夭,我却在一抔大小不一的砂石中发现几颗圆滚滚的类似植物种子的小颗粒,有的黄绿,有的黑蓝,特别像未成熟的和成熟的浆果,我丢了几颗到嘴里,撞击牙齿的感觉让我立即知道这绝对不是浆果而是石头,我抬起手掌,正午的强烈阳光穿过这些小石头将黄绿和墨蓝的颜色投射在手掌上,我有些不知所以然,顺手把它们放进我收集植物种子的火柴盒中。在那个时候物资短缺,老爷爷们都用旱烟袋抽自己种的烟丝,火柴也是稀缺的奢侈品,老爷爷们用两块火镰石撞击生出的火花引燃烟丝,在帮助老爷爷们寻找火镰石的过程中,有不少小伙伴找到一些表面亮亮的黑色石头,形状有些像螺母的六边形,因为这些怪石头打不出一丁点火星,都被老爷爷们随手丢弃了。我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舅舅带我去了那些小河上游的山丘一起去捕捉野生的蝎子,我第一次登上了那些有些外表狰狞的山丘,因为采石的关系,大量的石块裸露地表,我又看到了那些平行的石柱,如同蜂巢那种紧密堆积的六边形,站在巨大的石壁边,人显得非常的渺小,我对巨大的石壁非常着迷,以至于完全没有心思去捕捉蝎子了。






又过了一两年,我记得是在1987年我读初一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村里的大人在疯传地质勘探队在我们当地发现了蓝宝石,他们本来在寻找稀有金属矿,蓝宝石算是一个意外的发现。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在不断发酵传播,再加上一些加油添醋的传言,某某村的谁谁谁找到了一颗大蓝宝石卖了多少多少,我看到了如同当年美国西部的淘金热潮般的蓝宝石热潮,对于财富的渴望让人们的学习能力产生了神奇的飞跃,口传面授的挖宝秘诀和顺手的工具应运而生,属于公共土地的河岸首先被蜂拥而至的本村寻宝者占领,几天过去,小溪的两岸瞬间密布大小不一的炮弹坑,而河岸两边开采到的蓝宝石数量惊人,个别运气好的,一个一米见方一米多深的小矿坑竟然能获得几十公斤的蓝宝石,当然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那种当年被老爷爷们丢弃的“无用的火镰石“,我后来知道那些叫刚玉(corundum),也即半透明或者不透明的低等级蓝宝石材料。与此同时,在我们曾经捕捉野生毒蝎的山丘之上有了新发现,原来这些山丘并不是普通的山丘,他们是属于新生代的火山口,形成于距今六七千万年前,那些雄伟的石柱是玄武岩,也就是炙热的岩浆在喷出地表示形成的地质奇迹,因为冷却很快,形成了密密堆积的六棱形玄武岩柱。而在这些岩柱中间,就是蓝宝石的由来之地,在地下深处的岩浆中含有蓝宝石的富集化学物质,在岩浆向地表运动的过程中,温度降低压力升高导致结晶成为蓝宝石,而这些玄武岩正是蓝宝石的原生矿,经历了几千万年风化作用,部分玄武岩破碎,其中的蓝宝石被雨水顺着溪流带向下游,也就是我们再河床中发现的蓝宝石。





发现蓝宝石后最先开采的便是在河流上游的原生矿山以及下游的河谷,原生矿开采非常艰辛,需要用炸药将坚硬的玄武岩炸开一个洞口,然后用铁钎等工具掘进,形成一个个矿洞,原生矿的蓝宝石通常个体比较大,颜色更为深蓝。河谷地带的蓝宝石开采非常容易,蓝宝石富集在从河谷沙地表面到一米深的砂石冲积层中。短短几年间间,处于河岸河谷中的蓝宝石已经开采殆尽,接下来的开采重点是河谷两岸大约5-6米高的土崖,现在地势更低的河谷是由于河水的常年冲刷而形成的,这些土崖其实是古河道,也蕴含丰富的蓝宝石矿藏,在土崖下采矿非常危险,采掘的矿洞有随时坍塌的危险,邻居的一个儿时玩伴因为在午休时独自一人进洞尝试运气,结果我再也没能见到他。河谷的表层开采完毕以后,在距离地表6-7米及15-20米深的地层中,还各有一个有矿层,每个矿层厚约半米,蓝宝石就产在砂石和红褐色泥土混杂的地层中。因为距离地面较深,完全靠人力挖掘非常困难,以家族为单位的开采活动开始借助推土机和挖掘机都大型机械将深达五六米的厚厚土层移走,直至含有蓝宝石的矿层显露出来,再用小型的挖掘机将厚度约半米的有矿层挖起集中堆积成圆锥状的矿堆,在矿堆的一侧有一个大的铁质U型槽,含有蓝宝石的砂石被高压水枪冲入U型槽冲洗掉淤泥后,在U型槽的另一端,砂石被装入一个两人操作的重力选矿设备(在英文中叫jig),两边的人上下摇动压把,这个设备中的若干层网眼大小不同的筛子上下晃动,将砂石根据粗细不同分层,因为蓝宝石的比重大于砂石,蓝宝石经过不断的重力分选就集中到了这个设备的底部。一天的选矿结束后,将重力选矿设备中的铁筛取出,翻转倒出狂沙,蓝宝石就处在矿砂的最上层。操作高压水枪和重力选矿设备特别是最后的铁筛翻转都需要极大的技巧,一般由家族中最心灵手巧的长者担任。一天的收获被锁入有两把锁的铁盒,两把钥匙分别由家族中最有威望的两个人保管。








一般经过一个月的开采后便会进行集中的蓝宝石原矿拍卖交易,买家会集中到各个大家族的拍卖现场(一般是家族首领的院子中),几十公斤的蓝宝石按照大小被码成很多堆,分类仅仅是按照尺寸并不按照品质,每堆中都有不同的品质,买家必须是非常懂宝石品质及精于计算的老手,在出价前已经对于这一堆蓝宝石中级别高中低的比例以及未来切割后得到的成品比例了然于胸,拍卖采用暗拍的方式(跟村中拍卖承包土地的暗拍相同,后来我到访很多世界不同的矿区,发现大多数都采用这种暗拍的方式,不约而同采用的暗拍方式说明最优选宝石交易方式形成的自发性和跨越国界及文化的特点),卖家不出价,买家根据自己对宝石品质和竞争买家的评估,在纸条上写上自己的出价,卖家收到所有的出价后,价格最高者成交。

除了原生矿和河谷中的开采,曾经有一位来自北京的采矿投资者引入了一艘大型的采矿驳船,就停泊在村子东面的水库之上,村东的水库是50年代为了抵御旱灾而将原来的河流下游的天然湖泊进行筑坝隔断而形成的几千亩的水面,其实在那平静的水面之下,才蕴藏了最丰富的蓝宝石矿藏,因为河水经过几千万年的冲刷,将质量最好个头最大的蓝宝石都带到了下游的湖泊中。但不知何因,这条大船从运来之日起一天也没有运作过,估计的原因是水库周边几个自然村无法就水面的归属权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这样一拖就是很多年,驳船开始生锈斑驳但始终没有开动过一天。






随着蓝宝石的产量增长,很多家族开始在经营采矿之外也介入到切割打磨的加工环节,大量的宝石切磨机械从泰国源源不断运来,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切割工厂如雨后春笋在短时间内遍布各个村落之中,蓝宝石切磨技术很快被传授开来,在九十年代初期的高峰期,估计每月有几十万克拉的蓝宝石被切割打磨,远销之东南亚及欧美市场。伴随切割打磨发展起来的还有蓝宝石的加热优化技术,大一点的宝石切磨厂都有自己的蓝宝石加热优化设备,设备从最初的木炭炉发展到柴油炉、电炉(关于山东蓝宝石的加热优化笔者之前已另有文章详述)。让我感到特别惊奇的是,平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却展现出惊人的天赋,我有一个舅舅只有小学文化水平,但他是当地出名的能人,他通晓天文地理,熟谙风水,以前村里打机井只要经他指点,所打出的机井水量丰沛永不干涸。在无人教授的情况下,他用自制的加热炉加热优化出令人不敢相信的高品质蓝宝石,但他对自己的诀窍守口如瓶,甚至他儿子都不能进入到他的加热炉的房间。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山东蓝宝石只是那种品质一般的颜色过于深蓝的蓝宝石,确实因为独特的成矿原因,高的含铁量让山东蓝宝石的外观冷峻深邃,必须透过强的透射光源才能看到极度饱和的浓蓝色,在我后来系统地学习了宝石学以后,发现如果有加热技术可以将过多的含铁量降低,山东蓝宝石将会呈现出皇家蓝一般的浓蓝色,除了极少数的本地和泰国的高手可以将山东蓝宝石进行神奇的变身,大多数山东蓝宝石依然是保持着浓郁深沉的色调,我把这种蓝色称为午夜蓝,英文是 Midnight Blue,只要闭上眼睛想象一下秋高气爽的午夜,深碧蓝的苍穹便是这种神秘深邃的午夜蓝。虽然我后来见过很多顶级的蓝宝石,但我依然喜欢这种深邃的午夜蓝,其实宝石的美如同不同的人种,不应因为肤色的不同而产生歧视。我经手的山东蓝宝石就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经由专业的瑞士切割工厂的精密切割后,再提供给世界知名的手表品牌作为制作珠宝表的上乘材质,之所以选择山东蓝宝石正是因为这种深邃的蓝哪怕切割成极小的尺寸依然保持均匀的蓝色,而且异常干净,没有像其他产地常见的色带和包体,所以称为珠宝表用蓝宝石的上佳选择,当然这些蓝宝石的挑选也确实是万里挑一,按照百分之一的比例精细挑选出来的蓝宝石到瑞士切割工厂后只有约1%的能切割成最后符合要求的珠宝表专用蓝宝石,百分之一中的百分之一确实是事实上的万里挑一了。 还有的山东蓝宝石被欧美的知名设计师设计成了独特唯美的款式,体现出神秘深邃的特点,普通人眼中的缺点变成了优点。山东蓝宝石有几个明显的优点,一是晶体特别干净,即使在放大镜下一般也看不到任何的瑕疵和颜色不均匀,二是山东蓝宝石具有世界其他蓝宝石所不常见的巨大身材,在采矿高峰期的那些年,几十克上百克的高品质蓝宝石原料时常产出,切割后一百克拉以上的蓝宝石也不少见。






















除了蓝色的蓝宝石,山东蓝宝石还有世界其他产地所不具有的颜色如红色蓝宝石,我没有说错,红色的不是红宝石而是蓝宝石,这种具有深玫红色的蓝宝石其致色元素并非为铬,而有可能是锰,在九十年代我就经手过不下十颗这种红色蓝宝石,在当年也是以很高的价格成交出售给收藏家了。山东蓝宝石中的黄色蓝宝石颜色金黄纯净,具有独特的油性光泽,质感卓越,其品质远远高于其他产地的蓝宝石。在距离火山口不远的两座馒头状山丘之上,左边的山丘产出蓝色星光蓝宝石而右边的山丘出产金黄色的星光蓝宝石,在整个矿区中,产出星光蓝宝石的只有这两个山丘而且产出只维持了短短一两年。具有变色效果的粉紫色蓝宝石也偶尔被发现但极其少见。还有一种两种或多种颜色同时出现在一颗蓝宝石中的特别的蓝宝石,可能黄绿、蓝绿、甚至红蓝两色同时出现,在红蓝两色同时出现时,往往红色是包在蓝色中间的一点红,让我再一次惊叹上帝的神奇造物之手。

在山东蓝宝石的原石中,有比例很高的具有完美晶型的晶体,或者六棱柱,或者像方尖碑一样的形状,我特别钟爱这种大自然留下的造化杰作。在初期被老爷爷们嫌弃的“蓝色无用火燫石”在能工巧匠的手中也变成了精美绝妙的蓝宝石雕刻件,宫灯,游鱼,白菜,笑佛,山东蓝宝石特有的刚强和通透质感让这些雕刻艺术品卓尔不群。

美好总是稍纵即逝,山东蓝宝石虽然有很大的储量,但是缺乏远见和无计划的大规模机械化的开采和滥采,使最富矿的部分在短短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已经开采殆尽,如果当年预测“此地有宝”的姜太公知道(据传说,姜太公路过此地石曾说过“此地有宝”并将草鞋中的泥土倒出作为标记,也即是后来名为鞋山的山丘所在地,那里也是非常丰富的蓝宝石矿藏集中地),他老人家肯定也呜呼哀哉这些没有远见的后人太过急切了。我每每在梦中神游回故乡,每次总是总一个梦境,我梦到我深入原生矿的“方山”矿洞,在矿洞深处手捧十几颗散发出幽幽蓝色光辉的蓝宝石,沉浸其中不让自己醒来,但最终还是要醒来,如同生命的最后时刻那般我每次醒来前是那么的不舍,依依惜别我钟爱的深爱的山东蓝宝石,撰下此文,是为纪念与追忆。

本文系【彩色宝石网】签约作者,部分图片来自网络,欢迎转发朋友圈分享!